焦糖栗子_社会人

爱丽丝偏执症,惰性
想要编织一个爱丽丝一样的梦

槛中少女02

男人自雨中而来

带着昔日的荣光

手中的长枪是一切的见证

敌人的鲜血沿着枪尖绽放

只是暴风雨中盛开的花

也会随时间的流逝凋零

冠上莫须有的罪名

他被和平放逐了


他的名字还在大陆中回荡

沸腾的血液从未因此冷却

“我还年轻”

男人自言自语

他本该是所有人的英雄

他没有野心(欲望)

他只要荣耀(胜利)

他(男孩)夺走了他的一切(生命)


黑色的火焰即将烧断天枰的杆秤

眼中突然倒映出少女猩红的身影

他(她)无声地笑了

把没有(有)的东西变成有(没有)就好了


雀跃的心里怀着感激

他向陌生的少女伸出了手

眼中燃烧着恨意

“尊贵的小姐

请问需要帮助吗”...

槛中少女01

粗暴而急促的敲门声

砸落在心上无休止的雨

少女蜷缩在角落

以拒绝(守护)一切的姿态


就像被野兽玩弄的猎物

紧绷的心弦

何时才能得到安息

不绝的敲门声

夹杂着不存在的谩骂

“我也想被爱,我也想被爱……”

一遍又一遍地冲刷着

少女荒芜(渴望)的心


“要是都坏掉就好了”

把自己当做情敌的母亲

把自己当做玩物的父亲

无法忍受远走他乡的兄长

未曾见面便被卖掉的幼妹

上门讨债的债主


她摸出藏在枕头下的剪刀

在雷声中结束了谁的生命


黑猫只是蹲在一旁

静静地看着

颈上的铃铛叮铃作响

仿佛在嘲笑着谁

------------------------...

© 焦糖栗子_社会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