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糖栗子_社会人

爱丽丝偏执症,惰性
想要编织一个爱丽丝一样的梦

清明

是谁在二十三年前呱呱落地
是谁在二十三年后怀念往昔
谁还记得窗边菊花灿烂
谁还守着那年暮秋的叹息

角落泛黄的旧报纸记着被人遗忘的往事
吱呀作响的酸枝椅上没有了主人的身影
没人记得墙后曾站过一个女孩
她看着自己如何被人嫌弃
直到被他发现温柔地抱起

框子里的人唱着戏曲
一唱唐伯虎又点秋香
一唱刁蛮公主欺驸马
一唱六国齐齐大封相
不知谁的笑语里混杂着谁的咳嗽声
一声一声又一声

时间似乎就此止步
忘记孤单的过去
忘记遥远的将来

是谁在黑夜里无言叹息
是谁在角落里低声抽泣
是谁以不顾一切的姿态打破那一场死寂
只求再见一面

台上还唱着那些戏曲
一唱帝女应如花
一唱劳燕各分飞
一唱禅院钟声声声寂
不知说着谁的人生唱着谁的戏
如岁月漫长
再无人欣赏

昔年孩童还坐在板凳上
满心期待着谁的来临
忽然疑惑窗外阳光如此熟悉
似乎不曾忘记
时间路过的痕迹
……………………………………………………
……………………………………………………
有点乱,码不下去了。
小女孩发现她后悔了,可是她不应该后悔的。也许她不应该闯进去的,可是为了认清现实她必须闯进去。
也许该庆幸她甩开了身边的大人们冲进去了。不痛是假的,可她终于知道这一切都不过是一场美梦。而她会带着感激,一遍又一遍地回忆起这场梦,即便所有人都已经忘记他的存在。
这个结局真是最好不过的了。

评论
© 焦糖栗子_社会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