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糖栗子_社会人

爱丽丝偏执症,惰性
想要编织一个爱丽丝一样的梦

迷途

1493小短篇

颓了几个月文力跳水

迟点修改,也许

------------------------------------------

走在前头的两个孩子是一模一样的,无论相貌、衣着、举止、还是神态。他们手挽着手,窃窃私语,嘴角不时勾起恶作剧的微笑,令人心惊。

他们似乎知晓有人在跟踪他们,又似是毫不知情。

在这偌大的迷宫中,只有他们知道出去的路。


“我们会死在这里吗?”同行的是一个与我年纪相仿的女生,名为小朱,我们刚认识不久。此刻她正躲在柱子后,蹲在地上瑟瑟发抖。

这是个好问题,可是我也不知道答案,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

我学着她那样,蹲在她的旁边,紧紧地抱住自己,想要压制住身体无意识的颤抖——可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寒气像是从心底生发出来一样,想要攫夺走身体所剩无几的温度。而裸露在衣服外的双手,早已冷得失去了知觉。

也许真的会死在这里也说不定。

碧蓝的天空被朱红的高墙切割,原本无限的世界也被压缩成一条十几米宽的带子。带子延伸的前方,是我们仅有的希望。

也许是希望。

“走吧。”小朱似乎已经想明白。她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那并不存在的灰尘。

我点了点头,牵起她那同样冰冷的手,小心翼翼地探出头去。

他们还在。

他们走得并不远,也许是步子小,速度不快的缘故。

其中一个孩子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扭头看了看身后。他的眼神锐利,不像是一个孩子会拥有的眼神,那双眼看上去更像正在捕猎的猎鹰。吓得我立马把头缩回去,不自觉地屏气。

原本安静的世界在这一刻真正变成了“死寂”。

“怎么了?”

“没事。”

不远处,孩童的声音清晰地传入耳中,警报解除。

小朱捏了捏我的手。我抬头,与她对视了一眼,一同松了口气,又一起无声地笑了起来。

我们慢慢跟了上去。


这条路长得看不到尽头,我们的眼里只有走在前面的两个孩子。

他们手牵着手,不时凑到对方的耳畔低声说着什么,忽然一起哈哈大笑起来,有时聊得开心了,还会追逐玩闹。

每当这时,我们总会被惊出一身汗,而被汗水浸湿的衣服很快就会被干燥的冷风吹干,身体的温度也会随之下降。

可是我们无法选择。

我们也想过回头。我们在身后无数个柱子上做了无数个记号,可是当我们想要回头找回那些被标记的柱子时,却怎么都找不到。

只有那两个孩子能够救我们。

就这一晃神的时间,那两个象征着希望的孩子也莫名消失了。

小朱低呼了一声,拉起我的手狂奔,一直跑到他们消失的地方才缓缓停下。

前方的路突然截断,地上只剩黑漆漆的一片。若是我们没有及时刹住脚,也许就直接掉进去了。那里是深渊,是绝对不能触碰的。

小朱牵着我的手紧了紧,一脸要哭的模样,恐惧让她忘记了压低音量,“他们是不是掉下去了?”

环顾四周,我指了指右边——不知何时,墙上开出了一个空洞,空洞的对面也是一条路,甚至与我们脚下的路别无二致。两边一样朱红色的高墙,头上一样带状的天空,依旧看不到的尽头。

我拉着小朱钻了过去。

抬头时,却发现周围的景色并不是在对面看到的那样。


出现在面前的是弯弯折折的走廊。走廊的扶手两边都是黑漆漆的,一眼看不到底的深渊。走廊骤眼看是平整的,可只要沿着它不停向前走,就能够到达上面一层。

来时的空洞不知何时消失了。

他们就在前方。他们的笑声在这个空间里回荡。

两个孩子停下脚步,不约而同扭过头来,对着我们咧嘴一笑,转头便向前跑去。

身后不停的崩塌声似是在追逐着谁的脚步,倒塌的建筑被分解成方块漂浮在虚无之中。

这是他们的陷阱。

他们早就发现了我们。

“选择吧。”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话。

崩坏突然停下。他们也停下了脚步。

“不要!”身后传来小朱惊恐的尖叫声——她没能跑得过崩坏,被崩坏追上,掉了下去。如今,她只靠着一只手紧紧地攀着边缘,不让自己掉下去。

这并不能撑住多久。一旦力气用尽,又或者是崩塌重新开始,结果都是一样的。

我站在他们的中间。

“选择吧。生存,还是死亡。”声音中带着笑意。

可是实际上答案都只有一个。

我犹豫了一秒,睁开双眼,向着小朱的方向扑去,可迎进怀里的只有冰冷的空气。




--------------------------------------

码的时候总想着那两个孩子会不会扭头,表情应该是怎样的

没吓到别人把自己吓个半死OTL

这是一个梦

评论
© 焦糖栗子_社会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