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糖栗子_社会人

爱丽丝偏执症,惰性
想要编织一个爱丽丝一样的梦

爱丽丝的谎言

 醒来的时候,爱丽丝已经在我的手上了。

视野所到之处一片鲜红,铁锈味充满鼻腔进入肺腑,在抵达神经的瞬间被辨识为——血腥,是血的味道。

死掉的人有多少?谁知道呢。从脚边堆积的尸体来看,就知道不会是少数。

除了我以外,似乎已经没有人能够站起来了。

血是红的,火焰是红的,夕阳是红的,就连手上的爱丽丝也早已染上了这种颜色,原本晶莹剔透的水晶玫瑰变成了充满爱意的绯色。那是我最爱的颜色。

这就够了吧?纳塞雷已经胜利了。

突如其来的脱力让我向后倒去。

真是个,安静的傍晚。


从小所接受的所有教育都告知着我一个信息:爱丽丝的开启会严重影响到现今世界的发展,而我必须赶在其他家族的人找到爱丽丝之前,找到爱丽丝。而我如今所接受的一切教育都是为了阻止爱丽丝的开启,是为了不让世界的发展受到其他影响。

所以我应该是一个英雄,我担负着保护现今世界的和平发展。

而实际上,我连他们口中所说的那个十分重要的“爱丽丝”是个什么东西,都不知道。

就像一个不可能圆满的谎言。


爱丽丝总是在胡来。

她总是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一次又一次地消除自己的记忆,让时间不断循环。

“你什么时候才会停下这种愚蠢的举动?”我问。

“待我赢了。”她看着不变的残阳,每次都重复着同样的回答。

“纳塞雷赢了又如何?你已经得到爱丽丝了,赢了战争又能如何?”

“我不在乎爱丽丝,我只在乎家族的使命,那是我唯一拥有的东西。”

……这个无聊,愚蠢,而又可怜的女人。

上一次见到她的时候,纳塞雷得到了爱丽丝,却输掉了战争。

而这次,她虽然输掉了家族所有人的性命,可纳塞雷得到了爱丽丝,也赢得了战争。


“这次你又是为了什么而来?”我坐在她的旁边,抬头与她看着同一个落日。

“只是累了。”旁边浓郁的血腥气是她的功勋,是胜利的证明,同时也宣示着她那正在流逝的生命。

“……要我帮你画一个夜晚吗?这样你能够睡得更好一点。”

“不……这样就很好。”她的声音很轻很轻,似乎轻轻一吹,就会被晚风带走。

突然,衣角好像被什么扯了一下,我低头。

“三月兔,你会一直在吗?”她闭着眼问。

“在。爱丽丝在我就在。”她的问题总是那么奇怪。

我忍不住歪了歪头,突然想起那其实是她一向的习惯。

然而这一次,身边再没有了回应。

她睡着了。
 

漫天的萤火虫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季节,不该出现的地方。

“下雨了?”低头看了看手上的湿润,又抬头看了看血红的天。

“难道是‘爱丽丝’的场景控制出现问题了?”

下意识翻出口袋里的怀表,午后四点三十五分。

“哎呀迟到了迟到了。”茶会要迟到了。

可是……茶会?谁的茶会?

对了,是爱丽丝的茶会。

------------------------------------------

最近除了各种课程论文毕业论文还要忙着找工作,都不做梦了,不开心

谁让我是一个嘴拙又不出色的人呢,面试官的问题总是绕来绕去的,每句话都有意图,都不能好好说话了

我想做梦啊……

评论
© 焦糖栗子_社会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