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糖栗子_社会人

爱丽丝偏执症,惰性
想要编织一个爱丽丝一样的梦

送机

这篇看上去有点奇怪,也许是那渣滚日本了心情有点不太好的缘故(´-ω-`)

………………………………………………

“你明天能出来吗?”

“要回去了?”

“嗯。”

“时间地点人物。”

已经一年不见了,每次回国都说会来找我,可是每次都因为这样那样的事没见成。

“别忘了你的证书和党费证在我这。”

“别忘了你的礼物和书在我手上。”

相互不成样地威胁着对方,然后说着些不着边际的话。莫名其妙地断了联系,然后莫名其妙地又勾搭上。

反反复复反反复复。

我一直想,你到底算不算是我的朋友?

你聪明,视野广,会说话,人缘好。

而我什么都不会,连说话都不能好好说,三天两头和别人吵架。要说成绩好,可成绩到底能说明什么?

我一直想要成为你这样的人,却不知不觉间在任性刁蛮孤僻的路上走得越来越远。

我羡慕,自卑,也许还有嫉妒。

我站在人群之中,看着人来人往。

“哎呀我不小心把你的礼物打包寄回日本去了。”

“啧啧你还有救么你。”我嫌弃地说着,把装着证书的袋子摔她脸上,“快感谢我。”

“饿死了,吃鱼蛋吗?”

“随便。”

“老板来十粒鱼蛋。”

……喜欢吗?讨厌吗?朋友吗?

这种感觉实在很难说清楚。

“喂喂喂你智障吗!快把这番茄酱舔干净。”她指了指衣服沾上的番茄酱说,那是刚才收伞时被我的竹签甩到的。

“咳,我这不是看到你太激动了嘛。我的衣服上还一字排开了呢。”我拿出纸巾递给她一张,开始擦自己的衣服,“舔你妹自己擦。”

……喜欢吗?讨厌吗?朋友吗?

这种感觉实在很难说清楚。

“君子之交淡如水”,这句话突然浮现在脑海中。

我摇头。

我们都是难养的小女子。

“喝吗?”她递过手上的可乐。

我接下,喝了一口,递给她。

“刚才我喝过欸。”

“你有病吗。”

“……骂我吗。”

“哪有。”

“走走走,把可乐扔了逛一圈吧。”她喝了一口又把可乐递给我。

我忍不住瞥了她一眼,“剩下一口好意思给我。”

她很自然地向我伸出手,牵着我的手。两个人悠悠晃晃地在机场转起来。

而我一直习惯和朋友勾着手走。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体验。

理所当然,又觉得新鲜。就像在一堆闪闪发光宝石里找到了一块不起眼的鹅卵石,自然又与众不同。

一圈又一圈,照例说着些有的没的。

“我要走了。”快三点的时候她说。

“这么快?”

“安检要四十分钟左右。”

“真浪费时间。”

“回去的时候要小心,注意安全……”

“怎么说得跟我妈说的一样。”

“我就是你妈。”

“滚。”

“我很认真的,别跟陌生人走了……”

“好像人家说遗言……”

“我去,能说点吉利的吗!”

“好好好我不说。”

“寒假的时候过来玩吧,带上你那个了朋友。”

“不了,你们又不认识,总觉得很那个……”

“我生日的时候过来玩。”

“你带我过去咯。”

“我走了。”

“拜拜。”

没有电视剧的那些狗血情节,也就回头了一次而已。

挥挥手,就像明天又能见面,而不是半年。或者像上年一样跳票了就是一年。

……喜欢吗?讨厌吗?朋友吗?

这种感觉实在很难说清楚。

我有很多朋友。

有几年不见,一见就约喝酒,却不见兑现的。

有相互把对方当作字典,只有遇到难题的时候才会联系的。

路上遇见点头打招呼的。

看到就会扑上去打闹的。

三天两头就吵架冷战的。

恨不得每天粘在一起的。

……

还有这种好像一不小心就会跑到很远的地方,抓不住的。

……喜欢吗?讨厌吗?朋友吗?

重要吗?

一年不见就下一年,下一年不见就再下一年。

也有些朋友是这样的。

祝一路顺风。

还有,

混蛋到了日本快把拖了一年的礼物和书寄给我,

不然别怪我下次见面揍你。

评论(6)
© 焦糖栗子_社会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