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糖栗子_社会人

爱丽丝偏执症,惰性
想要编织一个爱丽丝一样的梦

立秋

 本来想取名臆想症,内容似乎不太对
原型是一大男神X二大男神,简称大郎神X二郎神【X
最后还是炒鸡OOC了
BL还是BG,自由心证

HE还是BE,任君选择 

反正我们“不要牧师”

----------------------------------------------------  

前几天还是曝晒的天气,出门站一阵就能站出一身汗来。

你说,“天气晴好,出去走走,去去霉气可好?”

却不想今日一开门,依旧是晴朗的天,却带着丝丝凉意。

立秋了。

……立秋了……

我知道,只要睁开眼,就能看到你。

阳光会从窗帘的缝隙中透进来,落在你的眉上,眼上,高挺的鼻子上,微张的薄唇上。栗色的短发贴在瘦削的脸上,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白色的衬衫随着你的呼吸缓缓起伏,吐出的每一个气息是这个静谧的早晨里唯一的旋律。

我知道,我都知道。

我知道,只是这样在一旁看着你,我的心都会蓦然加速;只是这样在一旁看着你,每个清晨都令人雀跃不已。

你睁开眼睛,一副惺忪的模样,呆呆地看着我,良久才回过神来,脸僵了僵,身子向后退了退,“大早上的看什么看!怎么?被我迷住了?”嘴边挂着熟悉的笑。

“呵,”我笑着跳下床,“这不是想看清楚你被吓着的样子么。”

“滚,”你抱着被子一脚踹过来,“就今天一次罢了,就凭你从前那赖床法还能有下一次这个月的碗我包了。”

“好好好,要是没有下一次我就洗一个月的碗。”

我施施然地走去洗漱,偷偷地瞄了你一眼,发现你依旧一脸气急败坏的模样,却匆匆地起了床去准备早餐。
 

九月份的时候,农历却还停在八月。立秋早过了个把月了,却还像仲夏时候那样酷热难当。

“欸,中秋快到了你订票了没?”你开着游戏在组队副本里划水,有一搭没一搭地问。

“订什么订,没看我春节都猫在这吗?中秋我会回去?”我指挥着角色蹲在一旁,键盘有一搭没一搭地摁着放技能。

你看了过来,一副难以置信地瞪圆了眼,“嘿你……”

“妈的,你们两个输出给我死回来!留下我们这些老弱病残的要砍到天亮吗!”频道里响起了队长气急败坏的声音,把你吓得打了个激灵,打断了你将要说出口的话。

“都说了不要牧师。”

“你偏要组牧师。”

“多加俩输出不是挺好么。”

“都说了这本强杀就行。”

“浪费时间。”

“嗯。”

“你们两个一唱一和的够了啊!”队长吼着:“当心我放生你们!”

“放吧放吧。”

“说得好像组队一定要有牧师一样。”

一边说着手上的速度却还是乖乖地快了起来。

“说回订票的事啊。”你用肩膀蹭了蹭我。

“还有完没完了,你什么时候进化成爱八卦的大婶了?”我把耳机摘了下来,看着你的眼睛。

那是一双琥珀色的眸子,有点像猫。这双眼睛里总是藏着有很多很多的东西。有笑,有泪,有喜悦,有失落,有嘲讽,有不屑,有坚强,有不屈……它们就像一朵又一朵的烟火不停地绽放着,每一朵都不相同。

即使是在夜里,也会闪闪发光,让人不由自主地跟上,跟着你不停前行。

而现在,那双让人艳羡的眼睛里只倒映着自己。

“不要这样,你听我说啊。”你眉头轻皱,“假如我们都能活到一百岁,那就有一百个中秋,但不是一百个中秋都能和同一群人一起过的啊!何况你之前已经过了十五个了,就剩下八十五个了……”

“我之前都和他们过十五个了,”我打断你的话,“以后的八十五个都和你过好不好?”

你终于没有再说话,脸上的表情凝住了,轻皱的眉被惊讶所取代,眼中闪过一丝慌乱。

你跌跌撞撞地离开,门都忘了带上。

那一瞬间,心中的后悔决堤似的涌出,而身体被那后悔浸透,浑身冰冷。

我张了张手,手却早已麻木。

要是没有说这话该多好……

我在家里等,一直等。

晚上的时候我像往常一样泡了两碗泡面,却突然想起我并不知道你会在什么时候回来。

我看着那碗泡面,从硬脆的面饼慢慢泡开,发胖,变成面糊。看着那满满的一碗水慢慢地被吸干,一滴不留。

心如同那碗里的水线,一直向下,向下。

“卧槽,家里进贼了?”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随后便是匆匆的脚步声,和塑料袋窸窸窣窣的声音。

“啪嗒”的一声,灯光刺眼,照亮了整个世界。

“你干嘛呢!这么暗还不开灯,外面门都不关,还以为家里遭贼了呢。”你看着我,琥珀色的眼睛里一扫出门前的慌张与困窘,依旧是平日里习惯的模样,就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在心底里轻轻舒出一口气,“这不是在想你去哪了吗,晚饭不回来吃都不说一声。难得给你泡个面还不领情,面都泡烂了,浪费不浪费。”

“等我回来再泡会死?”

“做事还分两次,说好的效率呢?”

“啧,我给你弟打电话了。”

“给他打电话干嘛?”

“跟他说你中秋不回家。”

“签了什么丧权辱国的条款没?”

“没,就说你春节一定回。”

“我去,你都没问过我就答应了?”

“我也去这总行了吧!”你一手把塑料袋摔我脸上。

我愕然,心中的惊讶慢慢地转变成另外一种从未有过的情感。

“可以,当然可以。”

“无限欢迎。”我笑着补充道。



————————我是HE&BE的分界线—————————





“你闹够了没有!要是我哥看到你现在这颓废的样子当初一定不会答应你!”

“……今天几号?”我看着窗外皎洁的月光,白花花的洒了一地。

“八月七。明天八月八,立秋。”

“立秋啊……你看,立秋了啊。”

“再见。”

评论
© 焦糖栗子_社会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