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糖栗子_社会人

爱丽丝偏执症,惰性
想要编织一个爱丽丝一样的梦

第一次摸同人

看某位太太的图有感,不造该不该艾特

不造是伞修还是修伞,也许是伞修,所以不打tag

临时起意所以没有tbc

不造啥paro但是绝对不是吸血鬼……

bug多得惨不忍睹……

开始是用第三人称他他他的他得头晕,后来才改打名字

所以炒鸡OOCx3

============================

叶修是被一阵尖叫声吵醒的。

想着怎么睡个觉都这么让人闹心,他皱着眉头睁开了眼睛。

看着周围不知何时筑起的钢筋水泥,他忽然没有了脾气——只是在心里叹息:不知又是过了多久,人类文明都发展成这个模样了。

只是,这么多年了,轮回都足够几生几世了。沐秋,你怎么还不来找我?

我多希望,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人是你。

他望向那个引起尖叫的源头。

那是一个穿着米色套衫的小男孩,似乎是被大风吹走了帽子,正拿着甜筒一边蹬蹬蹬地追着帽子跑,丝毫没发现他早已跑出了大马路,跑到了最危险的地方,并成为了所有人关注的中心。

那股专注劲倒是像你,沐秋。

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忍不住嘴角微翘。

但是那群人到底在胡叫个什么?

时间在他的感觉里一直都是放慢了速度的,连带着那此彼起伏的尖叫声也拖长了好几秒,更不用说那刺耳的声音似乎没有要停下的迹象。

他敛起了嘴角的笑,蹙眉,再次把视线放到小男孩的身上。

尖叫声中似乎还夹杂着其他声音。

“……走……刹不住……走!”

顺序秩然的大路上,一个胡乱冲撞的黑色的箱子变得突兀了起来。首先是它走过的地方必然会引起一阵悚然的尖叫,然后……那个箱子似是不受控制似地向着小男孩的方向冲了过去!

“哥哥!”

这次的尖叫声里,带着绝望。

心口忽然一痛。还没来得及细想,身体已经自己行动了起来!

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向着孩子冲过去,一手把他捞起,正想向旁边闪去,却见那箱子已经到了跟前!他想都没想,只来得及给怀里的孩子开了个结界,便直接一脚踹了上去!

没想到那箱子的冲击力大得惊人,他踹上去之前也没想过它会有如此力量,竟硬生生地就那样被推后了十几米!

沉睡了这么久,没想到一起来的第一件事居然是劈叉救人……

筋骨还没松开就来着这么一下,停下来才发现背后都湿透了,脚有点痛……

“大、大哥哥……你还好吗?”怀中的孩子看他久久没有把脚放下,终于怯生生地问了一句。明明已经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

“……啊,没事。”也许是太久没有说话,声音有点干巴巴的,找不准调。

他把脚放下,再把孩子放下。

“你的帽子。”他拿出那顶不知什么时候捡起的帽子,拍了拍上面的尘,单膝跪下给他戴上。

“……谢、谢谢。”孩子细声道,看着他,有点不知所措。

他终于有时间仔细打量面前的孩子。大约六七岁的模样,棕色的短发,琥珀色的瞳。那眉眼是那么的熟悉,仿若故人。

他晃了晃神,手抚了抚那与想象中一样柔顺的短发,问:“没事吧?”

“嗯。”孩子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哽咽。

“吓坏了?”

“嗯。”孩子忍不住抽了抽鼻子。

“……嗨,我好像在哪见过你。”他还是没忍住,说了出口。

“……诶?”孩子似乎对这神转折没反应过来,几乎是下意识地问,“大哥哥你要拐走我吗?”

“……”这回到他被噎住了,他哪里像人贩子了?可他还是回了一句,“我要是人贩子我还救你干嘛?”

“我长得比你漂亮,卖的钱多。”小孩似乎已经恢复了精神,说话的底气也回来了。

“……”

两个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地相互看着,最后也不知是谁先泄了气,一同哈哈大笑了起来。

两个人就像早已认识了很久的朋友一样。

很久很久以前。

“你叫什么名字?”

“苏沐秋。”

一如从前。

“哥哥!!”清脆的声音带着哭腔在一片忙碌的人群中响起。

他抬头,便看见一个粉色的小人冲了过来,直接扑向苏沐秋。

“沐橙!”苏沐秋举起手中的甜筒,任由妹妹扑上来紧紧地抱住他,一边笑着说:“沐橙你看,我买到甜筒了。”

就像已经完全忘记了刚才经历过的生死时刻。

“我不要甜筒!我要哥哥!哥哥是笨蛋笨蛋笨蛋!”被称为“沐橙”的孩子伏在哥哥的怀里哭得一塌糊涂。

“……好好好,不要甜筒。”苏沐秋看了看手上开始融化的甜筒,又看了看怀里的妹妹,一脸依依不舍却又挨不住妹妹的眼泪,神情有点复杂。

“甜筒?什么东西?”叶修看着这两兄妹,终于插进话来。

“甜筒就是甜筒啊,没见过吗?喏。”他一边安慰着妹妹,一边把手上的甜筒向叶修那边凑了凑。

叶修看着手上白色的甜筒,嗅了嗅,只闻到一股甜甜的奶香,带着些许寒气。

他伸出舌尖,轻轻地舔了舔——那冰凉入口即化,只余下一嘴牛奶的甜香。

“嘿!你怎么吃上了!”

“你拿过来不是让我吃的?”

“我只是让你看!”

“沐橙不是说不吃了么。”

“沐橙不吃我吃啊!”

“你的不就是我的,有什么大不了的。”

“我今天才认识你!”

“……”

叶修再次被噎住,两个人相互瞪着,最后却是叶修先泄了气。他叹了一口气,站了起来,“这种凉的东西别吃太多,对身体不好。”

说罢,转身便要离开。

“慢着!”没想到苏沐秋却叫住了他,他还是那副气鼓鼓的样子,“你叫什么名字,住哪里?”

“鄙人姓叶,单名修。”他懒懒地挥了挥手,“这次估计会留一段时间。”

“哥哥,那是谁?演戏的吗?”哭够了的小女孩看着那个救了自家哥哥姓名的人的背影,问道。

那是个穿着玄色长袍的男人,留着一头长发,头上还梳着发冠。就像古装电视剧上演的公子哥儿。

“不知道,不认识。”苏沐秋摇了摇头。

只是感觉有点熟悉。

评论(3)
热度(1)
© 焦糖栗子_社会人 | Powered by LOFTER